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杨大明 > 文章归档 > 2009年二月
2009年02月24日 18:07

脸红的那些事

同语言打交道是愉快但需要勇气的。得有兴趣,舍得花气力,还得敢于脸红。我让自己脸红的事不少。

1989年的初冬,我从电台投奔《中华工商时报》不久,报社就是家,无所谓上班下班。那天傍晚在办公室闲晃,偶然看到海外部桌上一张待发的版样。头条大字标题,好像是说台湾的某两家企业要“联袂”推出什么市场计划。一时兴起,便脱口而出:“联缺……”。旁边毕业没几天的大学生周MM楞了一下,也脱口而出:“杨老师您念错了!是‘联妹’!”

我一脸狐疑又心有不甘:“是吗是吗——”找本字典一翻,发现确实是露了怯。臊眉搭眼赶紧开溜。但是,这个字我敢说一辈子也不会再念错了。

再比如“兄弟阋墙”,意思大约是哥儿俩为了什么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