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杨大明 > 文章归档 > 2009年三月
2009年03月30日 22:28

关于“喝着凉水办报”

关于“喝着凉水办报”

今年10月,是《中华工商时报》创刊20周年。回想起来,迄今报社已经先后经历了四处办公地点,搬了三回家。当然每次乔迁都是因为报纸扩张,要有更大的地盘生存,不属于被城管逼得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”。而每次安营扎寨,报社民间都有个一句话评点,想来也算亲切——

第一次安家,1989年夏天,东直门外新中街7号(微电子所),结果是“繁荣了当地的餐饮业”;第二次安家,1993年10月,崇文区金鱼池东街10号(北京皮毛三厂),“救活了一个厂”;第三次安家,1994年12月,朝阳区西大望路甲27号,“治理了城乡接合部”;第四处,1997年10月,如今的朝阳区东方东路8号,则是“促进了蒸蒸日上的房地产”。

上世纪80年代的新中街,虽毗邻东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23日 10:01

和人握手要小心

我早已忘记了以“本台记者”名义发出第一篇报道的时间,也记不清第一次独自采访的是一个什么题目、去的什么地方、遇见了哪些人,以及稿子播出前被哪位编辑左劈右砍斧正了多少回合。从这种不善于积累的缺点看,我这人就挺没追求。后来才明白,那些很被业内敬仰的名记们,无一不是从身边的一点一滴做起的。

我很不情愿去电台工作,因为我学的是报纸,广播新闻稿三百字就算长篇了。况且,转瞬即逝的声音哪有白纸黑字来劲?但那也是大学生“计划分配”的年代,国家都给您包了。我和其他同学一起在新闻系办公室门外溜达,等着“叫号”。命运宣判的时刻终于到来——想干新闻?只剩下一家北京市广播局啦,或者国家机关部委一大片,您随意挑。我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16日 08:58

撸顺舌头再说

“文字是肉做的。”当我第一次读到董桥先生这句话,真有一种觳觫的感觉——出自一个中国人对于自己母语的最初级的理解,也可以说,是逐渐积累至今但仍旧模糊的一种职业体验。这么多年,无论是初期干广播,还是后来做报纸、杂志,无时无刻不在与文字打交道;但是对于文字,即使到了今天,我又能说有多少真正的理解呢?

我当记者,是从学说话开始的——谁不会说话?我就不会。没想到念了十几年书,走出大学校门,又从小学生的语文学起。至少在我刚进电台那段时间,大约有三四个月吧,一位老广播、老编辑,他叫赵世良,每次拿起我的稿子,第一件事情不是批评导语的技巧,也不指点叙述的层次,而是专从最基础的遣词造句挑毛病。他总是不厌其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11日 21:48

编辑部漫像

【骗子】友人某,夜半忽收短信,言因我银行卡有变,请将××元存入××银行户名××账号××即可。冷笑三声,欲删之,转念回复:已将××元存入请查收。少顷,又闻机声嘀嘀,屏可鉴人:已经查了,你这个骗子。友人愀然,再复曰:你丫才是骗子!书信对骂三十余合,怒不可遏,拨通号码,果有一男子声音。两人又电话对骂一小时余。东方熹微,意犹未尽,终口舌生烟,疲惫难捱,乃关机。是日睡眼乜斜,辞不达意,主编甚异之。

【紫甲】市井流行紫色。有时尚女,靓紫美甲,十指灼灼,同事赞不绝口。忽一日,上司告诫:身为HR,阅人无数,举手投足,庄重第一,公司门面,汝当三思。时尚女岂肯甘休,又忖涉世未深,若因小失大,丢了饭碗,金融海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08日 09:33

12年前的一次“对版面”

12年前的3月,我正在《中华工商时报》做副总编辑,上夜班,负责要闻版的编辑付印。那次“两会”(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、政协八届五次会议)开幕前发生的一件大事,是邓小平逝世。

据新华社的记载,1997年2月19日,邓小平同志因患帕金森病晚期并发肺部感染在北京逝世,享年93岁。2月24日,邓小平遗体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;2月25日,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追悼大会,江泽民致悼词。1997年2月15日,邓小平同志的亲属致江泽民总书记并党中央一封信,信中提出,根据邓小平的嘱托,捐献角膜,解剖遗体供医学研究。不留骨灰,把骨灰撒入大海。1997年3月2日,邓小平同志骨灰撒入大海。

那年的政协会议于2月27日开幕,3月12日闭幕;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05日 17:22

脸白的那些事

早上一出门,被吓着了。信箱旁边有个布告栏,里面不时会呈现一些应季通知或广告,比如催收物业费、车位费、供暖费什么的。今天又是一张新面孔,标题四个大字是“悬赏公告”;开宗明义第一句——“寻无名尸,女性,20岁……”细节描述一页纸,文尾署有联系警官的姓名电话。

派出所怎么会跑到小区来寻……呢?原来是在附近发现一具无法确认身份的女尸(愿她在天之灵安息)。应该说是张榜寻求知情人,帮助提供有关的破案线索。我想这事原不深奥,问题出这公告的语法错误。

也是做惯了文字工作落下的病,常年工作压力大,白班夜班,车轮大战,每每担心出现差错,精神高度紧张。大学二年级的时候,开始新闻专业课,有天晚上课堂搬到了《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