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杨大明 > 文章归档 > 2009年四月
2009年04月14日 15:54

编辑部漫像续

【旮旯】京师李生,美男也。发浓似墨,不粘手。美髯连鬓,略整修。身长六尺(今制),目光炯炯。廿余年前即衣牛仔,登高耐(全称“高帮儿耐克”,仅京东建国门外大街Friendship Store有售,时价RMB400角,月薪已去近半矣),矫捷如狸猫。凡出行,多有睹者,宛若青年马尔克思探访中国。大学主修新闻编辑,毕业得入报馆。首日赴任,欣欣然,叩门入,声磁力四射:我姓李,木子李,名Qiu(Qiu:音求)。俄而索纸笔,伏案演示:此Qiu字,上为汉字之九,下乃私字右半部,《新华》《现汉》《辞海》均不收,《康熙》中断可寻,其意蓋与朝日朦胧有关。众皆愧学识浅陋,噬脐莫及。不一日,有室友告,方接一电话,其语惴惴:麻烦您给找一下李旮……哦对不住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4月06日 13:58

怀念天坛(上 · 搬进了“厕所”)

搬家,对年轻人来说透着一种新奇,刺激,像过节,意味着“我又长高了!”1993年下半年,《中华工商时报》有关搬家的事,在内部慢慢升温。报纸已近4岁,丁望率领着这帮比他小20岁、30岁甚至40岁的同仁,义无反顾地向媒体市场大海的深处游去。有时一个猛子扎向前,水碧天蓝;有时候连呛几口,又被抛向沙滩。那风浪中若隐若现又魂牵梦萦的,是一张日报。

这时候的时报是每周三期,要再加三期,第一件大事,如《沙家浜》中胡司令所言,“要人,要枪,要子弹!”当然,这一切的潜台词,就是期待着出现更敞亮、更有现代感的办公区。适逢与微电子所租赁合同到期,我们终于要和新中街说拜拜了。

有好事者总是问:咱们报社要搬家啦?新家到......

阅读全文>>